• 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小心!一颗小行星正飞来 下月将与地球擦肩而过 2018-03-28
  • 中国这数据让西方炸锅 一句话让他们闭嘴 2018-03-28
  • 福州市首次招5名聘任制公务员 年薪16万至24万聘任制公务员年薪 2018-03-28
  • 刘志军到河南大学濮阳工学院检查指导教学工作 2018-03-28
  • 迷彩三月围观兵哥哥在爱装管装月的活动 2018-03-28
  • “虚拟养猫”走红 资本开始试水“区块链+游戏” 2018-03-28
  •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闭幕 2018-03-28
  • 哈市月底前实现社区自助办社保my399.com 2018-03-28
  • 八一钢铁回复高送转问询:控股股东半年内无减持计划高送转 2018-03-28
  • 2017年枣庄全市各级消费维权机构共受理消费者咨询、投诉、举报9167起 2018-03-28
  • 肥胖危害不容小觑 减重要选择科学方法 2018-03-28
  • 还有哪些因素影响司法鉴定公信力br上海开展的大调研引发思考 2018-03-28
  • 手为啥不听“使唤”?华东师大最新研究结果有悖“常理” 2018-03-28
  • [第五十七期]东风本田CR-V 2018-03-28
  • 【连载中】与校花的捉妖日志最新章节-与校花的捉妖日志全文阅读 2018-03-28
  • 免费手机自动赚钱平台
    打骨折

    岁月静好,你我安然。

    免费手机自动赚钱平台 www.dfc769.club 分类:QQ心情日志,QQ恋老日志

         流年岁月里,我们放飞风筝,张开双手,一起仰望天堂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题记

         时光悄悄地擦过,撞翻了青春的被窝。我揉着惺忪的睡眼,顶着鸟窝头,将裤子一拉,裤子的角边仅仅到我的小腿。

         这时我才发现,哦,原来我已经长大了。

         喜欢一个人,静静的走在河堤上,一步,一步的,用脚印丈量着自己的心情。四周是那么的安静,偶尔有几只小鸟飞过,在我的心海里掠过几滴波影。抬起头,远处的大烟囱还在一股一股的冒着黑烟,吞噬着天空,云朵还是那么的灰暗,我厌恶的皱了皱眉头,心情被压抑的有些烦躁。随脚一踢,一个石子“?!币簧?,掉入河里,漾起了波花。

         楼顶上的大钟,已是个标志,在岁月的流波里,一切都在改变,只有它还在那里?;乖谝幻胍幻氲氖匚雷潘母谖?,“当,当,当”的钟声响起,已是这里人民的习惯。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,仿佛有了差距,似乎没有往日的精准,多年的疲操,终究让它的零件有了消耗,老了,还是老了,不复往日的神采。

         毕竟时光在流窜,没有谁能阻挡它的脚步,一切都在改变。我想,它也是,你也是,我也是…………

         小时候躺在摇篮里,喜欢听着妈妈轻声哼着歌谣,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………在歌声中时光突然变得忽明忽暗,忽长忽短,就像是黑白胶片,刹那间,仿佛是一个世纪的缩影,隐藏在记忆的最深处。

          也许是对以前太过留恋,也许是小时候的天真笑脸,是最初的模样。我抓着一个竹蜻蜓,把它飞向天空。时光的齿轮在缓缓的转动,竹蜻蜓也在空中旋转,仿佛听见了儿时的欢笑声。我想,如果用木棍阻挡住齿轮的转动,时光是否也会停止?…………

         每撕下一张日历,就能听见一声叹息。感叹岁月的无情,流逝得太快。一个抬头间,仿佛是一个世纪的流逝。每换下一部日历时,奶奶仿佛就老了许多,看着我,眼神中有些悲哀?;ò椎姆⑺?,似乎惆怅着明日。她总是那么的忙碌,做着那些永无休止的家务,仿佛在证明着什么,在与时间赛跑。她小心翼翼的,佝偻的腰部也越来越弯下,凌晨四点,我总是听见她房间里的响动,时间久了,我问她怎么回事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她摇了摇头一声叹息,说老了,到那个时候就睡不着了。我看着她,心中一阵酸痛,岁月催人老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它总是那么的无情,刀割般的刺痛着我们的心,告诉我们,它来过,又走了。

          岁月的长河里,我们赤着脚,摸着石头过河。抬起头,我们素面朝天。

          喜欢打打闹闹,想哭就哭的生活。不用戴着面具,阴奉阳伪的笑着,隔着肚皮,各怀心思。阳光下,我们灿烂如眉,天空还是那么的蔚蓝。我们攀登着围墙,一起逃着课,在网吧里打着网游,讨论着女孩,一支支香烟,氤氲着心肺。一起喝酒,喝到吐为止,弯着腰在朋友的搀扶下,摇摇摆摆的,在夜空着肆意的叫喊。

          十七、十八岁的花季是灰暗,夜空中的星星是那么明亮。也许,到了夜晚我们会感到莫名的空虚、乏力,闭上眼只能学会逃避。一切只因为年轻,一切都只是青春不安分的心悸。

         当花瓣落地,我们也开始变老,手指的关节处,我们不再疯狂。曾经,一群人莫名的聚在一起,然后散了,走丢了,失去了彼此。

         有人说,抓不住的流沙,不如扬了它。轻轻的一吹,十年后,谁又记得谁?只是曾经过,怀念过。

         也许,时光的最深处,没有保鲜膜。

         曾经学过自欺欺人,把桌上的闹钟倒回半个钟头。然后告诉自己,还可以看半个小时的电视。当秒钟“擦,擦”的走动时,时光仍绕着我走过,也许明天,也许后天,依旧如此…………十年后,老了我们的容颜。

         花儿在露水中成长,小草探出了脑袋,大雁从北方飞回,自行车的轮胎在转动,时光仍在继续,而我们也在奔跑。

         在路上,在时光,在梦想…………

         大钟的钟声还在响着,而我已经转过身,走了。在夕阳下,拉长了背影,明天的钟声仍旧继续,这里也在继续。

         一切,都继续…………

         岁月静好,你我安然。